热门搜索

近期浏览

现在就加入蒸汽多。 已有账户? ,或 找回密码

找回您在蒸汽多的密码。 记得账号? ,或 注册一个账户

电子烟真的可以取代香烟吗? 收藏 (0)

供稿:Adams 分类:行业新闻 时间:2015-04-10

电子烟能成为香烟的未来吗?它能彻底解决吸烟的健康代价吗?还是会吸引新一代的“烟民”,造成其他公共健康问题?

电子烟真的可以取代香烟吗?
纽约曼哈顿下东区一家香烟店VapeNY的店主斯派克每天要问如流水般进出的客人同样的问题:
“要Vapers还是要香烟?”
Vapers是店里出售的一种电子烟。
斯派克以前是性别和性学教授,有着烟民特有的沙哑声音,是最早一批接受电子烟的烟民。每天进出商店的人也是各式各样,有快60岁的一对老姐妹,有夫妻还带着孩子,有穿着真丝长裙的年轻亚洲女性,也有来自法国的30出头的自由撰稿人。
美国大约有4400万烟民,根据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的调查,有1/5曾经尝试过电子烟,在非拉丁裔、45岁到54岁的白人男性和女性中,电子烟的接受度轻微高一些,但是对多数人来说电子烟还是替代品,能感觉到抽烟的感受和姿态,却没有烟渍、没有异味、没有黄牙,能在室内抽,和朋友、小孩在一起的时候也能抽。对那些每天抽掉一包烟的人,彻底转向电子烟更节省,当然他们也希望从此不吸入焦油,身体能变得健康些。
斯派克是坚定的电子烟支持者,很早就开始抽,每天她会像药剂师一样积极向客人们推荐Vapers。她会仔细询问客人每天需要抽多少?“威胁”他们要是一天一包烟,就相当于每天摄入16m g的尼古丁!她也会教客人如何使用电子烟,建议他们每口抽得更深,因为电子烟的温度不像燃烧的传统香烟那么高,这样能提高满足感。电子烟看上去像一个小笛子,通过加热一根小金属管,让尼古丁液体气化,却没有烟草燃烧时产生的有毒物质。顾客花费38美元就能得一套电子烟,包括一个雾化管,一个可充电电池和充电器,这些设备都是可以重复使用的,斯派克不断提醒烟民们这是巨大的节约。需要消耗的是液态尼古丁,对于一天抽一包烟的烟民来说,购买一瓶液体尼古丁能使用一个星期,计算下来,一个月的开销是40到50美元。要是买实际香烟呢?这些钱只能坚持4天。
在北美,电子烟的市场接受度正在扩大。根据富国银行资深分析师伯尼·赫索格的调查,在美国,电子烟市场销售额从2011年的3亿美元上升到2013年约18亿美元,预计在10年内电子烟的销售将超过传统香烟。电子香烟很普及,在任何一个美国的沃尔玛都能买到,很多名人也支持电子烟,从凯瑟琳·玛丽·海格到迪卡普里奥。在“超级碗”美式足球决赛现场和NASCAR赛车道两边都会看到电子烟的广告。目前来说,电子烟获得的商业成功多半是因为缺少规管,几乎是在完全自由的情况下发展,很多小规模的制造商得以快速兴旺,但产品也因此良莠不齐。
情况很快会改变,烟草巨头Lorillard(美国第三大香烟制造公司),ReynoldsAmerican(美国第二大香烟制造公司),Altria和英美烟草公司(世界第二大烟草公司)已经进入这个市场。联邦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也将开始监管电子烟行业,从生产含有尼古丁的成分,到电子烟能否在网上销售、能否出售给16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能否在电视上做广告等,与此同时美国的很多州、城市都着手进行立法监管,可能为电子烟制定特殊税率,甚至禁止在公开场所销售。
但对于立法者来说,监管困难是巨大的。
电子烟是历史上第一次提供一种选择,让烟民能摆脱香烟这种“最精密、最致命的尼古丁燃烧器具”。自从香烟发明后,在美国因吸烟死亡的人比患艾滋病死亡的人多,比车祸身亡的人多,比吸毒身亡的人多,比被谋杀和自杀身亡的人加起来还多。
电子香烟从市场营销的一开始就非常“感性”、带着“安全”的光环,很可能为吸烟重新“镀金”,让烟民不再有强烈的戒烟欲望。更糟糕的是,电子香烟很可能吸引不抽烟的人开始抽烟。即将开始的政策监管很可能重新洗牌市场,清理小的电烟制造商,这会对有能力服从监管的大厂家有利,最终那些能在市场上幸存的制造商将改变香烟的未来。
中国的成年男性有超过50%吸烟,电子烟的发明者韩力就曾经是其一。老烟民父亲患肺癌死亡后,韩力希望能发明一种获得尼古丁的安全装置。研发花了几年时间,2003年他获得电子烟的第一款专利,装置里包括液体尼古丁、水、香味剂和用来产生烟雾的丙二醇。如今他的公司“北京如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世界最大的电子烟和液体尼古丁生产商,每年在中国销售超过100万根电子烟。随着在北美电烟的市场越来越大,除了如烟外,其他关键的竞争者也逐渐加入市场。
在2007年,当时35岁的克里斯蒂安还是一家苹果专卖店的经理,他是一天2包半的“烟鬼”,对新科技的东西尤其感兴趣。在新闻上听说了电子烟后马上通过互联网订购了一根,对其与真实香烟的相似度克里斯蒂安非常满意,只有一点不满意———那就是味道。他回忆说,那个时候的电子烟除了化学气味之外就是一股塑料的味道,他于是决定自己制造一种尼古丁液体。克里斯蒂安开始收集香烟、雪茄、土烟,一切能收集到的烟草制品,只要不上班的时候就在自己厨房里做实验,他使用蒸馏机和数台咖啡机进行蒸馏和提纯,折腾几个月后他发现一个秘密方法能生产很不错的“烟草果汁”。
2008年7月25日,克里斯蒂安在自己设计的网页销售产品,前12个小时就接到307个订单,两个星期后他就发现一周内在烟草果汁上赚的钱比在苹果店里一个月赚的还多,于是辞职。他把自己的退休储蓄提前兑现投资于新公司JohnsonCreek,公司前6个月的销售收入就达51万美元。
今天,JohnsonC reek宣称对101个国家销售“烟草果汁”,是除了中国之外相关产品的第二大供应商,克里斯蒂安的厨房已经演变成专业实验室,10个技术专家在这里制造“烟草果汁”。实验室位于公司在威斯康星州哈特兰市总部的地下室,面积将近4000平方米,卫生条件和医院一样严格,空气每小时彻底循环数次,温度严格控制在17摄氏度,技术人员从头到脚藏在消毒衣里,严格按照秘密配方把丙二醇、液态尼古丁、橙酸和各种香味剂混合在一起。实验室里有大小不同的桶和罐子,最大一个能容纳1000升“烟草果汁”,是为Lorillard公司的Blu牌电子香烟准备的原材料,Blu是目前市场上最畅销的品牌之一。实验室外的走道上弥漫着一股B lu的味道,有巧克力、烟草和让鼻子清新的薄荷。
市场对JohnsonCreek的产品需求旺盛,销售收入从2011年的260万美元跃升到2012年的780万美元,今年年底年销售收入有望达到1320万美元。这并不奇怪,富国银行预测到2017年电子香烟的销售额会达到100亿美元,行业的利润率会超过40%,而传统香烟的利润率是40%。潜在市场将是巨大的,根据2011年联邦贸易委员会发布的报告,每年在美国出售给批发商和零售商的香烟数量是2736亿根,这其中的一部分、大部分甚至几乎是全部会分给电子烟。
克里斯蒂安表示,JohnsonC reek准备接受监管,但是和行业里的其他公司一样,如果要符合FD A的规定,生意会受影响,如果FD A禁止电子烟在互联网上做广告甚至禁止通过网络销售,销售额会减少至少31%,而这现在看来是极有可能的。对于JohnsonCreek来说,最关键的订单是每天早晨9点以前接到的,这样公司就能在当天处理订单并发货,因为产品和尼古丁有关,订货的人时刻希望尽快得到。但是在清晨完成订单,互联网几乎是必需的。

电子烟真的可以取代香烟吗?
人类对尼古丁的依恋超过对海洛因和可卡因,其他的毒品对人体有严重伤害,但是尼古丁能让你短时间内感到更健康。在你困乏的时候它让你清醒,在你焦躁的时候它让你放松,在你饥饿的时候带走饥饿感。一开始吸烟的人会有类似感冒时呼吸不畅的感觉,但是时间一长就会消失,习惯抽烟的人都表示戒烟极为困难,对那些成功戒烟者而言,整个过程同样是心理折磨和永久性精神损伤,他们感到焦躁、抑郁、易怒、无聊同时难以集中精力。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所有替代尼古丁的戒烟手段,从戒烟口香糖到戒烟贴片,在实验室里可能有效但是真实生活中很难成功。所有吸烟者会经历一个漫长而痛苦的健康受损过程,半数最终死于吸烟,69%的烟民表示,很清楚吸烟危害健康。
电子烟的制造商不允许向客人宣传产品,称其产品能帮助戒烟,但是很多烟民相信转向电子烟至少能不再受传统香烟之害,延续生命。在夏威夷州和犹他州,立法人员试图规管电子烟,却引发强烈抗议。意大利政想为电子烟征重税,抗议者甚至发起绝食示威。
对曼哈顿香烟店老板斯派克来说,电子烟改掉了她一天两包的坏习惯,她是电子烟的忠诚支持者。在她居住的长岛区,当区政府试图通过附例禁止在公共场合吸电子烟,她挺身组织了一场政治运动。虽然最后失败了,但参与的支持者至今还在继续,他们筹备了一个基金会,投资于研究电子烟的安全性。当得知基金至少需要15万美元,比预料中多得多,他们又把活动扩张到全国以期募集更多资金,吸引更多支持者。在基金会的筹备下,首次“全美电子烟大会”顺利召开,获得足够资金后相关研究在2012年10月完成。现在斯派克正集中精力对付纽约市议会的规管,市里有可能禁止电子烟发展不同口味以免对青少年产生吸引,培养新一代烟民。斯派克支持市政府的研究,他个人也相信一些香味添加剂其实有害的,但是他担心如果政策“一刀切”不允许电子烟添加香味,会对她的生意带来致命打击,现在店里63%的电子烟销量是来自各种特殊口味。
在这个位于曼哈顿中心的小店,普通一天的清晨,一个年轻男子走进店里出示自己的身份证。证件上他刚刚满18岁。
斯派克问年轻人:“你抽烟吗?”
男子说自己只抽电子烟,而且是那种一次性丢弃型的,这种电子烟在任何杂货店都能轻易买到,现在他想买一个能持续使用的。
在招呼其他客人的同时,斯派克一直尝试劝说年轻人干脆放弃抽烟,后来对方承认有的时候也抽迷你雪茄,当然是那种不含有尼古丁的。
斯派克说,店里很少有如此年轻的客人,而她是绝对不会向未成年人出售香烟的,无论是什么烟。但是,最后她还是卖给年轻人V apers电子烟,不过告诫他说:“在行为上也要像个成年人,不要向其他孩子和老师炫耀你的电子烟,如果人们都这么做,电子烟很快就会被禁,会有更多人因为吸烟死去。”
雷克伊格却相信,电子烟不仅不会被禁,而且未来死的是传统香烟。他是N JO Y公司的CEO,2006年该公司由雷克伊格的哥哥马克在中国看到电子烟后创建。加入公司前雷克伊格是专利律师,他在13岁就得到自己的第一项专利,在宾州大学法学院期间就出版了书,前言是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写的。他的人生哲学是没有什么理想不能实现,现在他的理想是通过电子烟消灭所有可燃香烟。为了实现这个目标,N JO Y要制造一种就连“老烟鬼”都分辨不出差异的电子烟。

电子烟真的可以取代香烟吗?
2012年12月,N JO Y推出K ing牌丢弃型电子烟,和一般杂货店里充斥的廉价电子烟不同,K ing不是金属管,而是有弹性的塑料管,夹在手指中间有传统香烟的质感。它的味道模仿经典的万宝路,端头可以像Zippo那样点燃,带给烟民类似打火机的感觉。N JO Y目前已经是市场领导者,去年电子烟的全部新增销售中,仅K ing就占了65%的份额。投资者纷纷看好,随着7500万美元新投资的加入K ing开始开拓欧洲市场。欧洲的吸烟者数量是美国的3倍,那将是更大的市场。雷克伊格认为香烟市场从此将开始一场革命。
尽管K ing在很多方面都像极了传统香烟,它依旧不能完全代替抽烟时的感觉,首先它的顶端是蓝色的,没有香烟燃烧时的红色,其次,它像所有的丢弃型香烟一样,没有加热的过程,因此也没有尼古丁气化时刺激咽喉后部的快感。这是丢弃型电子烟与可充电电子香烟的关键区别。斯派克认为,丢弃型的电子烟吸引的不是真正想戒烟的烟民,而是没有抽烟经验、对此好奇的年轻人。雷克伊格也承认很多K ing的使用者很快会转向传统香烟,这是公共健康专家最担心的事情。雷克伊格相信这种现象是暂时的,最终N JO Y能通过技术进步完全“消灭”K ing与传统香烟的差异,进而“消灭”传统香烟,改变整个世界。他说:“有一天有人会因为这个(电子烟)获得诺贝尔奖,将会是我的科学家,他挽救的人的生命会比发明小儿麻痹疫苗的萨尔科医生还多。”
雷克伊格现在雇佣了普林斯顿大学的化学家和整合基因学家乔希·拉比诺维兹,还有很多外科手术专家、国家癌症研究所的烟草分析专家,他们的研究发现,抽电子烟的人最终会有16%完全戒烟,89%会减少每天的抽烟量。
与此同时,哈佛大学公共健康学院和麻省理工学院去年进行的联合研究发现,使用替代尼古丁疗法进行戒烟的人———目前最流行的就是尼古丁贴片和尼古丁口香糖———在疗程结束之后复吸率和仅靠个人意志戒烟的人的复吸率差不多。雷克伊格认为这对电子烟行业来说是个好消息,证明没有什么比电子烟更能有效地减少传统烟的消耗量。他说每年因为电子香烟,烟民们少抽了24亿根传统香烟。
电子烟制造商不顾一切开发市场,在美国,2013年的第一个季度,广告投放增加了157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上升200万美元。和传统香烟不同,电子烟能在电视和杂志上(包括类似《时代》这样的主流政治杂志)做广告,于是从有线电视到报纸杂志等主流媒体,随处可见K ing或者Blu的广告。很多广告强调电子烟的低污染,还利用好莱坞明星做代言人,抽烟又一次变得“时髦而性感”。
颠覆性革命时刻真的来到了,电子烟取代香烟是迟早的事情!

文章评论

您可以登录后参与讨论.

确定